第一個月的PGY被分到ㄔㄨㄚ科中比較算有人性的科--胸腔內科,至少要anti方便多了,不用三更半夜還要拿著病人的尿液,痰液和其他想的到的體液去鏡檢室染smear,用那台不知幾十年的老古董顯微鏡硬是從昏黃的燈光下,分辨出是格蘭氏陰性菌還是陽性菌,看到後來不知是睡眼惺忪的視力模糊,還是顯微鏡真的該換了...折騰了半天,最後好不容易才能拿起電話跟感染科總醫師報告自己初步判斷後的結果,以及想請學長開的anti...

前面幾次的值班,都還算應付的來,可這禮拜一的值班可真是讓我大開眼界......不是on endo送ICU的那種ㄔㄨㄚ,可是卻不知為啥還是可以整夜沒睡,身心俱疲...

首先,禮拜一一大早去醫院就發現上禮拜還相對穩定的病人,怎麼突然一夕之間權變了樣...一個已經sign了DNR(放棄急救同意書),家屬決定留一口氣回家的阿嬤,憑著堅強的生命力,PaCO2已經破百拒on endo還是撐了一個多禮拜血壓心跳非常正常,連CXR再放完pig-tail引流後還一度變的相當乾淨!害我們之前每天查房解釋病情時,都不知道該報喜還報憂,處理起來要積極也不是,要放棄也似乎還沒那麼快...直到禮拜一早上,看到阿嬤前一天一整天的尿只有出來60ml,而腎功能瞬間爆表...全身皮膚腫到不行,還一直滲水出來,心想,可能就這一兩天了吧...家屬看到我們的表情,不用多說什麼大家也都心知肚明,主治醫師只拋下一句話:HR<60,SBP<80就可以回家了...

另一位80多歲的榮民北北,因為肺癌末期呼吸困難入院,入院沒幾天家屬就決定要安寧治療,不要插管CPR,也是在禮拜一早上,北北的血氧濃度開始慢慢往下掉,用了non-rebreathing mask後SaO2也免強到80%左右,看到北北呼吸越來越費力,趕緊把家屬找來談後續處理;要留一口氣回家?還是在醫院宣告往生? 北北的兩個女兒和一個兒子都是非常虔誠的佛教徒,堅持往生後不能動到大體,要祝唸八小時候才能換床,不過留在醫院往生後就必須由葬儀社換床送往懷遠堂,而留一口氣回家又怕中途就走了,而且也不想在家裡祝念,溝通半天,好不容易達成共識,就是還沒往生前,由家屬聯絡的葬儀社接到殯儀館旁邊的祝唸室,在那裡往生。談妥後,晚上值班就先去忙別的病人。徒然,照顧北北的小姐打來說北北的心跳已經開始不規則了,我到bed side去看,看到血壓還有八九十,不過摸橈動脈卻已經摸不到脈搏了,我請看護阿姨趕緊call家屬來接北北...很誇張的點是:看似一群很孝順的子女,堅持對大體尊重的子女,卻在我們醫護人員告知病況危急,可能撐不過幾小時之後,竟然全部消失!!!我們請阿姨聯絡家屬時,他兒子還在車程將近一小時之遠的家...這最後的幾小時不是應該要陪伴在北北的身邊嗎?我們雖然用升壓劑和強心劑勉強維持帳面上的血壓,可是家屬趕來時還是沒來得及趕上那"最後一口氣"...我想,從北北生前最後的姿勢看來,他似乎很想要說些什麼,只是再沒有人聽的到了......

兩個感傷的說完,再說一個很妙的阿嬤吧~
這個阿嬤不是胸腔科的,這次住院是因為肺積水來做檢查,結果一系列檢查做完,竟然發現胸部積水是來自HCC(肝癌)合併肺轉移造成的惡性胸水,GI 的主治醫師跟家屬解釋目前沒有辦法做一些積極治療...家屬不敢讓阿嬤知道病情,也要我們醫護人員不能讓阿嬤知道,還記得我第一天值班的時候,也是被家屬(孫女)找去,說阿嬤一直昏睡不醒,那時就跟他孫女談過一些安寧的觀念,她可以接受,只是還是不敢告訴阿嬤病情,怕阿嬤會吵著要出院。可是禮拜一上班時,白天在查房竟然看到一個滿頭白髮的阿嬤坐在一塊圓型椅墊上,在護理站旁邊的走道滑行!!!當時不以為意,直到晚上值班時,她孫女又跑來跟我要安眠藥要給阿嬤吃,說阿嬤已經三天沒睡覺了!我問她是怎麼回事,她孫女很無奈的說,阿嬤這幾天人很亂,還嚕著椅墊到對面病房的地板上拉大便......天哪~這也太over了吧!在自己房間就算了,還跑去別人房間拉...難怪後來我被另一病床的北北請去解決腹痛問題時,隔壁床的北北操著一口濃厚的山東腔大聲咒罵,後來仔細回想,似乎隱約中可以聽出什麼"拉屎","那個野女人"之類的字眼......哈!

以上都還是發生在大夜以前的事,
而整個大半夜呢,就是被一個肚子比懷胎九月還大的中年男子給整到無法睡覺...
下午Meta的學姊就來跟我"慎重"的交班,說有一個病人,是因為血糖低入院,住到新陳代謝科的病房,然後交班主要都在說血糖低要怎麼處哩,只在最後輕描淡寫的提到這個病人的肚子非常脹,可是做過電腦斷層什麼都看不出來,也沒有腸阻塞,只看到脹的比拳頭還粗的大腸一捲一捲地擠在病人的肚子裡,會過外科,說沒有surgical indication,NG(鼻胃管),肛管都放了還是無法消氣...問學姊如果病人再complain要怎麼處理?學姊雙手一攤,只說了一句:good luck!就閃人啦!
果然,不管我再接new pa,或是在處理其他critical的病人時,PHS總是會不時地顯示XX病房的號碼,而不用大腦想也知道是哪一床的病人有問題了...反正整個晚上一下子是病人很喘,一下子是NG自拔,一下子是病人的姊姐問肛管可不可以拔?一下子又是抱怨病人全身在冒汗...天~光是處理他一個人的問題也讓我全身冒汗啦!!!真想直接拿一根針把他的肚子刺破,直接銷氣還比較快!!當然,這都只是腦袋中快抓狂的幻想,現實中還是得和顏悅色地面對家屬,面對小姐...這時就要感謝"口罩"發明人啦!至少讓我不爽的臉色遮掉七八分...

sign......還有許多瑣碎的事情不及記載,只希望以後值班能夠風平浪靜...還我好氣色!!!黑眼圈走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ineenbaby 的頭像
shineenbaby

ShineEn 的鄉村日誌

shineenbab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kajkc2002
  • 哇~看完了這些!
    在醫院真的都會遇到這些耶!
    妳們值班的時候真的都好辛苦喔!
    每次上夜班有事情要call dute
    都想說會不會在睡覺呀!
    哈哈~可是一定要和醫師報備病人的狀況呀!
    所以一定要吵醒妳們囉!
    嘻~一起加油啦!
  • ayi
  • 病人這麼多喔
    看到這麼多榮民北北老弱的身體好可怕!
  • qoog5168
  • 黑眼圈走開!!!
  • abc8521554
  • 簽一個 ^^
  • abc8521554
  • 簽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