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診夜班對我這種午夜前就昏迷的老人來說簡直是極大的折磨...
才第一天上夜班就遇到OHCA,急救兩個多小時後,病人走了我也攤了...
早上下班還不能馬上閃人,必需等到漫長的morning meeting結束,才能脫著沉重的步伐回家,回到家也快中午了(也就是時差換算後的午夜)
這禮拜活在台灣卻過著美國時間,睡覺必須靠催眠和眼罩才能入眠...哀,更慘的是MC竟然也在夜班的第一天來了!

shineenbab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